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文档帮助中心
文章分类列表

「环球人物」四星上将,为特朗普张罗第六军种

越读精彩 > 「环球人物」四星上将,为特朗普张罗第六军种
2019年6月,美空军上将约翰·雷蒙德在美参议院出席美太空司令部司令的任命听证会。

唐纳德·特朗普在2017年1月从地产商人正式“跃龙门”变成美国总统时,美国空军上将约翰·雷蒙德似乎就注定要成为替他打理太空军的人。那时,55岁的雷蒙德是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的司令。2019年8月,美国太空司令部成立,雷蒙德添了个新的司令头衔。12月,特朗普签署了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美军继1947年陆军航空队独立为空军后,第六个军种太空军正式开张。雷蒙德再添一个头衔:太空军参谋长。作为这支新军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他也成为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

iRSZeZkbAZKc5rvaorhQEQ==
太空司令部徽章。

空军太空司令部徽章。

职业生涯跟随太空战略

1962年,雷蒙德出生于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军人家庭。他出生的那个时代,太空已成为美苏竞争的新战场,而且苏联领先。1957年,苏联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1961年,苏军飞行员加加林成为人类第一位太空人。当时美国一方面主张太空对民用科学应用开放,成立了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另一方面秘密推动实施太空军事计划。1962年,美国一架高空间谍飞机在古巴上空被击落,这刺激了时任总统肯尼迪在太空部署卫星搜集情报的决心。

雷蒙德的青少年时代,美国经历了越战失败,太空军事野心有所收敛。1967年联合国通过《外层空间条约》,规定任何国家不得在绕地球轨道和外太空放置携带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实体。当时苏联的太空行动更有进攻性,1968年发射了首颗人造卫星拦截器。这段时期,美国最大的太空成就是1969年首次成功登月,但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是文职身份,登月两年后转入大学执教。1969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年度预算为40亿美元,到1974年被减为22亿美元。

1981年,里根上台,美国的太空野心重新膨胀。1982年,美国空军建立了太空司令部,总部设在彼得森空军基地。里根大大增加国防预算,先后提出了“星球大战”计划、战略防御倡议、发展反卫星武器等主张,开启了进攻型太空战略。那时,对从军充满向往的雷蒙德就读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克莱姆森大学,加入了学校的空军预备役军官训练团,并最终以中尉军衔开始了在空军的军事生涯。多年后,已成为将军的他常回母校,辅导军官训练团的晚辈。

雷蒙德刚入伍,就赶上了美军战略空军力量的扩张期,得到很多历练。1985年到1989年,他在北达科他州格兰富克空军基地321战略导弹部队服役,先后任民兵洲际导弹发射组指挥官、飞行指挥官、导弹程序训练官等职,此后4年,又到加利福尼亚州凡登堡空军基地担任战略航空部门运营官等职。

2019年8月,特朗普宣布重新建立美国太空司令部,雷蒙德(右)为司令。

在雷蒙德入伍之初的1985年,美国首次设立了太空司令部。90年代初,时任总统老布什开打海湾战争,美军的太空优势首次在战场上发挥重大作用,从气象数据、卫星定位到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等,协助美军轻松击败了伊拉克军队。但其后上台的克林顿对发展太空军备不是很用心,削减了NASA和美国国防部的预算。1993年,雷蒙德被调到科罗拉多州的彼得森空军基地负责商业发射等业务。1996年,克林顿政府推出了美国首份国家太空政策,提出美国可以为国家安全利益在太空进行防务建设。这开启了后冷战时期美军发展太空战能力的序幕。这一年,雷蒙德到空军指挥与参谋学院进修,随后被调往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美国空军总部。2000年,他还被外派到英国,当了一年多太空监控部队的指挥官。

2001年小布什上台,当年发生了“9·11”事件,美国随即将武装力量的重心转向反恐和国土安全。太空司令部于次年解散,其职能被战略司令部兼并。作为太空军事专家的雷蒙德似乎也有点没了方向,到海军战争学院进修去了。念完书,他到国防部当了两年军队转型办公室的转型策略师。

然而,追求单边主义的小布什很快意识到太空的军事意义。2006年,小布什政府发布了新的国家太空政策,提出美国要增强“必要时遏制对手使用太空”的能力,称霸太空的野心毫不掩饰。雷蒙德那几年又回到范登堡和彼得森空军基地,负责太空任务。

2017年8月31日,雷蒙德(前)在母校克莱姆森大学主持预备役军官训练團学员宣誓仪式。

奥巴马执政后,也提出了自己版本的国家太空政策,语气和姿态有所调整,表示要推进太空“非军事化”。但实际上,美国仍在加紧研发太空作战力量,发射了天基太空监视卫星,继续发展导弹防御系统。那段时间,雷蒙德在军中稳步升迁,先是在驻日本的两支美国空军部队担任副司令,随后调回本土,先后任战略司令部计划和政策主任、空军战略部队司令等职,2015年升为空军副参谋长。2016年10月,就在美国大选前夕,雷蒙德当上了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成为美军太空力量的“一把手”。

特朗普执拗建太空军

从军路上,雷蒙德于1996年升少校,跻身中级军官阶层,2009年升准将,步入将军行列,经历了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三个时代的三种太空政策。总体上看,美国的太空安全战略从强调进攻变为重视威慑与防御相结合,又变为强调进攻。美国认为,随着对手国家太空能力的发展,美国的太空霸主地位已经受到挑战,需要加速发展太空攻防技术来应对。

2017年1月,强调“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上台,更加重视美国的太空优势。他不止一次提出了建立太空军的设想。在他看来,美军的太空力量散布在各部门,空军设有太空司令部,陆军设有空间和导弹防御司令部,海军设有航天和海战系统司令部,间谍卫星则归国家侦察局管。这些力量如能整合在一起,无疑能更好地调配资源。这个想法得到了一些政要的支持。时任美战略司令部司令海顿在当年4月参议院听证时表示,美国面对俄罗斯反卫星武器的威胁,必须“建立一种进攻能力来挑战他们”。当年6月,众议院将组建太空军的主张写入国防授权法草案中。但这一内容受到空军和国防部的强烈反对,没能在参议院过关。空军反对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因为当时美国的太空军事资源主要掌握在空军手里,如果成立太空军,无疑要被挖掉一块肥肉。时任防长马蒂斯则致函参议院称,在军方正致力减少管理费用、整合作战资源之际,他反对成立新军种并增加组织架构。当时美国舆论对此也颇多嘲讽,嘲笑特朗普要与外星人开战。

但外界低估了特朗普备战太空的执拗。2017年年底,美国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明确太空为国家安全优先领域。2018年1月,美国新版国防战略提出要确保美军太空能力。3月,特朗普在视察一处空军基地时说:“美国新的国家太空战略已经将太空视为一个军事行动区,就像陆地、空中和海上一样是战区。”4月,美国参联会发布太空作战条令,首次确立了太空联合作战区域的概念。6月,特朗普下令国防部启动组建太空军。8月,美副总统彭斯和国防部披露了较为详细的太空军计划。此时马蒂斯也改口了,声称“美国需要太空部队来保护自己的卫星免受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打击”。12月,特朗普给马蒂斯发去备忘录,要求重新建立美军太空司令部,全面掌控美军的太空军事行动。

2019年3月,美国防部正式将太空军计划递交国会,建议成立一个独立军种。

2019年8月29日,美国防部正式启动太空司令部,美空军太空司令部成为其重要组成部分,雷蒙德出任司令。与1985年那个太空司令部相比,新的太空司令部地位更高,限制更少,还有了明确的作战领域。当时,成立太空军的提议还没得到国会批准,军方声称太空司令部与太空军“无关”,但谁都知道这就是为太空军配套的作战指挥部门。几个月后,太空军正式获批,雷蒙德毫无意外地又成为这支军队的军事主官。

不好干的“太空”一把手

雷蒙德是职业军人,与特朗普并无个人交情。但于公于私,他都支持特朗普的太空军计划。他说:“拥有一支专注于太空的部队,将对我们产生巨大的帮助。”在第一年的过渡期,他将身兼太空司令部司令和太空军参谋长两职。他表示,有了这两个新部门,美军在太空领域的作战能力和组织、训练、装备能力都会得到提高。

按照美军体制,各军种管建军,而联合作战司令部管作战。太空军的成立,有助于美军为未来的太空战争准备好军事资源。也有意见认为,太空军将与NASA、商业太空公司共同構成三位一体的美国太空力量。NASA致力于太空探索、科学研究和技术发展,私营部门负责太空经济的发展,如在太空中生产产品,开采月球和小行星的矿产资源等,太空军则形成军事威慑。

不过,这些都是远景。目前来说,雷蒙德指挥的太空军还是一支名不副实的“太空”军。司令也罢参谋长也罢,雷蒙德眼下管着的还是空军那批人。国会要求美国防部在18个月的时间内组建起太空军。空军太空司令部旗下1.6万名现役和文职人员将被分配给太空军,但其他一切都不变。太空军也没有自己的保障部队,从厨师、医生到宪兵、牧师,都由空军负责提供。太空军的制服、衔职结构、训练和教育都有待确定。目前,他们就是穿着空军制服的“新部队”。美空军部长巴雷特表示,未来可能会将海军和陆军的相关人员纳入,但这将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运载太空设备的巨型货机降落在彼得森空军基地。

雷蒙德本人对太空军和太空司令部倒是颇有信心,表示美国未来将大大增加相关投入,使两个部门的实力与其他军种和联合作战司令部保持一致。但他这个“双料一把手”并不好干。一方面,发展太空军是个无底洞,美国的军费是否能满足庞大的资源需求是个疑问。特朗普签署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一共获批7380亿美元国防预算,比上一财年增长220亿美元。其中,给太空军的首年拨款是4000万美元。但有分析估算,太空军组建首年就需约33亿美元,最初5年可能要花约130亿美元。特朗普是个不好伺候的“老板”,其任用的职业军人如前防长马蒂斯、前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最后都落得个不欢而散的下场。面对太空军庞大的开支需求,斤斤计较的特朗普对雷蒙德能给多大力度的支持?会不会“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都是未定之事。

另一方面,太空军的建立也面临国际批评。尽管美国声称这支军队的任务是在太空保护美国卫星和其他资产,但外界仍担心此举会开启太空军事化的大门。如今,法国、日本都在考虑建立类似的军种,北约也将太空列为第五作战区域。很多有识之士担心,大规模的太空军事竞赛最终会制造出数以亿计的卫星碎片,成为地球上空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历史将记录下雷蒙德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那个人。

约翰·雷蒙德

1962年生。1984年获美国克莱姆森大学行政管理学士,随后入伍。长期在美空军服役,2009年升准将,2015年任美空军副参谋长,2016年升上将并任美空军太空司令部司令,2019年8月任美太空司令部司令,2019年12月任美太空军参谋长。



发表评论
* 内容:
 
上一篇:「人力资源」攀登者:在别人撤退的地方前进 下一篇:「环球人物」袁隆平,“魔稻祖师”人生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