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文档帮助中心
文章分类列表

「看世界」剑指王室,马来西亚“权力游戏”

越读精彩 > 「看世界」剑指王室,马来西亚“权力游戏”
一名妇女在吉隆坡的一家旅馆里举行活动,墙上是一幅东姑阿都拉曼(左二)的照片


  马来西亚国家元首—吉兰丹州苏丹穆罕默德五世,突然在2019年1月辞职退位。这是1957年马来西亚脱离英国殖民统治以来,首次有在位君主主动退位。对于最高元首的闪辞,坊间议论纷纷,有传是因为苏丹健康出了问题,也有说他在未经王室的同意下,与一名25岁俄罗斯女子在莫斯科结了婚,所以被迫辞职。

由于他的祖父来自印度喀拉拉邦,马哈蒂尔常被马来政治人物取笑血统不纯。

  消息传出后,长久以来一直被忽略的马来西亚王室又再次吸引了众人眼球。这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作风,让人不禁想起英国的爱德华八世。而马来西亚也与英国一样奉行君主立宪制,君主受到民选政府制约。

“血统不纯”的首相


  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独立后的马来西亚,将实行君主立宪制。如此一来,9个王室中的苏丹或拉惹(即各州的王)该如何和平共处?阿公(即国家最高元首)该由谁担当?这成了令人头疼的问题。 
  出身王室的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决定采用森美兰州“轮流君主制”的模式,让各州的王每5年拥有一次轮替的权利。中央政府承诺,每年将为各州的王与王后提供高额且平均的薪水,而王室的所有开销也由国家承担,这才解决了谁当最高元首的难题。马来西亚也成了世界上唯一实施“轮流君主制”的国家。 
  第一届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是吉兰丹州王子,因此王室与政府的关系还算融洽。而他的继任者们也都遵守国家宪法中尊重王室的原则,让王室与中央政府度过了太平的岁月。但这一切在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当选首相后变了调。

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

  马哈蒂尔出生于吉打州。不过,与拥有王室血统的国父不同,他来自一个很平凡,甚至可以说是困苦的家庭。由于他的祖父来自印度喀拉拉邦,马哈蒂尔常被马来政治人物取笑血统不纯,甚至被贬称为“拥有印度血统的回教徒(mamak)”。身为校长的父亲从小就对他管教严格,马哈蒂尔被塑造成品学兼优的学生。 
  初入政坛的马哈蒂尔一直与东姑不对盘,并且马哈蒂尔在政见上与东姑有着非常大的分歧。尽管当年东姑已经是两人所处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的党魁,但马哈蒂尔仍旧经常与他公开叫板。

  修宪后,如今的王室更偏向于象征性君主,并不再拥有实际行政权力。

  两人首次发生正面冲突,是1940年代马哈蒂尔“纠正”东姑书信的语法,之后他再次反对东姑允许英军留下驻守,他甚至反对马来西亚国歌采用民歌《Terang Bulan》(意为“满月”)的旋律。马哈蒂尔于1964年选上国会议员后,对东姑“温和路线”的批判变本加厉,也被冠上“马来极端分子”之名。 
  1965年,新加坡决定脱离马来西亚,东姑劝说李光耀无果,而李光耀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又遭到马来保守派和马哈蒂尔的反对。马哈蒂尔借势在1969年国会选举失败和继而爆发的种族事件后,写了一封公开信,批判东姑无能保障马来人的利益和抗衡华人及印度人,东姑应该下台。东姑不满,将马哈蒂尔赶出巫统。这一次的纠纷,不只是让东姑与马哈蒂尔之间的裂痕走到无法挽回的局面,更让吉兰丹王室对马哈蒂尔种下了不满的种子。

王室力量被削弱


  在马哈蒂尔成为第四任首相后,他在1984年和1993年两次修宪,导致王权被削弱,王室原本拥有的民事及刑事免控权的特权被剥夺。他限制最高元首的权力,在国会提呈的宪法修正案,在最高元首没有同意的15天后将自动生效;该提案也移除了最高元首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权力,并将该权力转交给首相。 
  最高元首拒绝同意已在国会轻松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苏丹拒绝向政府妥协时,马哈蒂尔发动集會来表示他受到公众支持。5个月后,马哈蒂尔和苏丹同意妥协。最高元首仍掌有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的权力;最高元首如果拒绝法案通过,方案将会回到国会,如果再次通过则可以无视最高元首的否决权。 
  修宪后,如今的王室更偏向于象征性君主,并不再拥有实际行政权力。过去大权在握的王室,如今面对行政权力被剥夺的局面,是否仍能与首相为首的政府和平共处?虽然修宪一事看似圆满落幕,但政府与王室间,或是说马哈蒂尔与王室间的关系,已难以挽回,只是大家都不愿意戳破纱窗上的那层薄纸。

今年3月,马来西亚告别了马哈蒂尔时代,慕尤丁(中)接任第八任首相

  2018年,马哈蒂尔带领新党派“希望联盟”赢得大选,让马来西亚经历了60多年来的第一次改朝换代。在确认大选成绩后,首相一般会于极短时间内在最高元首前宣誓就职。马哈蒂尔在宣布胜选后隔天一早,就前往国家皇宫觐见最高元首。不过国家皇宫发声明称,当天不会进行宣誓仪式,短期内也将无限期延后该仪式。 
  这里有一个很妙的细节。虽然穆罕默德五世当时已承诺新首相将由马哈蒂尔出任,但在大选结束翌日,最高元首却首先邀请人民公正党主席到他皇宫举行会晤。之后,他才与希望联盟的几位领导人进行会谈。当时,人们怀疑穆罕默德五世是否会拒绝任命马哈蒂尔为总理。直到5月10日晚上10时,马哈蒂尔终于宣誓就职,外界的疑虑才消除。

马哈蒂尔·穆罕默德


  有传言说,最高元首此举是为了给马哈蒂尔下马威,也在向世人宣告王室对马哈蒂尔的不满。2018年6月,马哈蒂尔政府提名的司法部长也面临宣誓就职推迟两周的尴尬。这是因为新推选的司法部长不是穆斯林,而受到穆罕默德五世的抵制,拖了很久,最高元首才最终让步。或许是因为这样,在穆罕默德五世宣布退位时,马哈蒂尔并没有平息民间的谣传,反而给了一个暧昧的回复,让人觉得政府并没有与王室站在同一边。

马哈蒂尔“四面受敌”


  与马哈蒂尔有过节的,不只是时任最高元首的穆罕默德五世,柔佛王室与马哈蒂尔的“牙齿痕”更深。柔佛王室祖孙三代都与他不合,而这个恩怨由来已久,内容丰富到可以拍摄一部时空背景横跨30多年的历史长剧。这个心结可以追溯到已故柔佛苏丹依斯干达(现任柔佛苏丹的父亲)仍在位的那段岁月。 
  马哈蒂尔首次接任首相时,时任柔佛苏丹的依斯干达,将有可能在1984年接任最高元首。由于苏丹依斯干达曾被指控卷入一些刑事案件,马哈蒂尔对他接任最高元首持保留意见。1983年,马哈蒂尔决定先发制人,于是迅速推动修宪,势要在苏丹依斯干达上任前削弱王权。 
  这起事件让苏丹伊斯干达与家人沾上司法危机,终日得与警察、法官打交道。直到2016年,柔佛现任王储东姑依斯迈回忆家人在当年宪政危机期所经历的“黑暗时代”时,仍语带怒气。东姑依斯迈在事情发生时只有8岁。后来他曾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撰文,提醒政府切勿重复类似“由贪婪驱使的事件”。 
  他说:“我不会忘记1992年的宪政危机。我如今仍深深记得,联邦政府官员当时如何对待我的家人。我记得(政府)试图解散柔佛御林军,不允许柔佛王宫的工作人员到机场接送我的祖父,而公共工程局也受命勿到柔佛王宫修理任何东西。我的母亲从新加坡进入柔佛时,马来西亚海关甚至挡下她,要求她下车,因為官员要检查车上的所有东西。我仍然记得一切事情,我也记得是谁该为这些事情负责。” 
  在马哈蒂尔卸任第七任首相前,柔佛王室与他在许多政策上也存在分歧。其中让柔佛王室最在乎的问题,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水务合约,以及香港首富李嘉诚在柔佛港口发展全球最大“船对船运输中心”的计划。由于中央政府未事先知会柔佛州政府及王室,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表示,这让王室觉得不被尊重,并称此举“形同挑战联邦宪法赋予州政府的权限”。 
  2018年2月,吉兰丹州的王室也宣布,正式剥夺了首相马哈蒂尔持有的“Al-Yunusi Darjah Kerabat”王室勋衔。“Al-Yunusi Darjah Kerabat”是吉兰丹王室的最高勋衔,而且有数量限制,最多只有25人有资格获得。在过去,该勋衔一向只颁给王室成员。 
  此前,马哈蒂尔斥责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祖先可能是“误打误撞来到马来西亚的南洋武吉斯海盗”,并让纳吉“回武吉斯去”的言论,曾引起雪兰莪王室的不满。雪兰莪苏丹沙拉夫丁更严厉谴责马哈蒂尔,并要求政府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对马哈蒂尔展开调查。马哈蒂尔过后解释,他这番言论只是针对纳吉而已,并没有冒犯武吉斯人。然而,马哈蒂尔与夫人主动退还了雪兰莪王室颁发的勋衔,以示对王室的抗议。 
  今年3月,马来西亚告别了马哈蒂尔时代,慕尤丁接任第八任首相。当天一早,新首相在最高元首的祝福下,欢欣地宣誓就职,人们也对慕尤丁与王室融洽的关系表示欣慰。也许,马来西亚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家”的宏愿已来不及完成,但人们仍希望在新首相的带领下,宪政危机不再发生,国家也能茁壮成长。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看世界》杂志 http://ksj.zazhidang.com


发表评论
* 内容:
 
上一篇:「消费者报道」多款大牌洗面奶检出风险物质,你的脸或许被“坑”了 下一篇:「看世界」超越边界的“跨国之国”